初 °

© 初 ° | Powered by LOFTER
 

喵一声来听听(五)

*胜宽半猫化,傻白甜,ooc我的锅



率宽篇  观察日记


  崔韩率最近在观察夫胜宽。


  是的,观察。绝对不是什么不怀好意地窥探,而是出于好奇心,抱着学者心态的一种观察,观察猫的本能在人类身上的适应性以及表现方法,虽然这并不在他需要学习的范围之类。总之,他不认为目光一直追寻着夫胜宽的自己有什么问题。


  此刻也是,崔韩率只是坐在客厅等待着自己洗澡的顺序,注意力却再一次被夫胜宽吸引。


  夫胜宽在喝牛奶,准确地来说是舔牛奶,像真正的猫那样微微伸出一点舌头在液体表面舔着,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,动作僵硬地暂停在伸出舌尖的时候,他赶紧纠正了这怪异的举动,小心翼翼地在杯子后面四处张望,祈祷着没有人看到他刚才异常的行为。


  崔韩率在他的视线扫过来的瞬间立刻重新看向手机,拇指在手机屏幕上向上拨动,装作一副专注玩手机的模样,直到夫胜宽收回视线开始喝牛奶,他才再次继续他的“观察”。


  牛奶浸过夫胜宽的上嘴唇,留下了两撇奶白的小胡子,冬天睡前的一杯热牛奶就足够给予他简单的幸福感,他像是一只饱食餍足的小猫,耳朵愉悦地颤动着,从红润两唇间探出的舌尖灵活地在沾了奶渍的皮肤上舔过,绕了半圈,染了点白的红舌回到嘴里。


  喉咙突然发干,浑身升起了一种莫名的燥热感,崔韩率忘记收回了视线,与夫胜宽纯洁明亮的眼睛对上,他慌张狼狈地收回目光,像是干了坏事被发现的孩子,心虚地拿起桌上的杯子大口大口喝着水。


  水很凉,刚灌进嘴里时冻得他的牙齿都酸软,但崔韩率毫不在乎,反而期盼着这杯冷开水能降去他体内的燥热,冰冷的水从嗓子冷到了胃里,他不禁皱起眉打了个冷颤。


  结果却适得其反,引来了夫胜宽的关注。


 “韩率呀,你喝凉水嗓子不会不舒服吗?”夫胜宽像个温柔地责备孩子不懂事的大人,他夺过崔韩率手里的杯子,径自装了一杯温热的水再放回崔韩率手中,“别喝凉水,小心感冒。你看你,还穿得这么少......”


  崔韩率看着夫胜宽一张一合的嘴,隐隐能看到里面洁白可爱的牙齿和刚才令他一度晃神的红舌,他的喉结滚动,脑子里出现了一些不该有的旖旎想法。手背上一热,他双手一抖猛然惊醒,才发现身上披了件衣服,夫胜宽的双手正覆在他手背上,而他的心随着杯中的水泛起涟漪。


  “......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?”夫胜宽的话里明显染上了怒意,谁叫崔韩率一直无视他的关心和好心的劝告。猫耳朵在他的脑袋上直直地竖起,尾巴不耐烦地在沙发上抽打着,昭示着夫胜宽此刻的不满。


  “知,知道了。”崔韩率难得地带上了撒娇的语气,简短句子里的尾字飘着委屈巴巴的颤音,他像是一只可怜的小狗狗,对着主人讨好地发出奶声奶气的呜呜声。


  夫胜宽是一个实打实的弟控,见到这样的崔韩率他的心一下子就像跌进了棉花糖里一样,表情也马上变得柔和下来,猫咪般的嘴角微微弯曲上扬,显而易见的宠溺快要从他注视着崔韩率的眼睛里溢出来。


  他勾了勾崔韩率的下巴,食指顺着下颚线往上滑来到微微发热的耳垂上,两指捏着崔韩率的耳垂反复揉捏,“好了,快去洗澡吧,早点睡。”


  崔韩率匆匆点了点头,把夫胜宽为他盛的温水一饮而尽,才拿上放置在身旁的换洗衣物,一路小跑着进了浴室。关门,上锁,他背靠着门,像是犯了大罪终得赦令般地长叹一口气。


  可是,他停不下来。夫胜宽的唇、夫胜宽的手、夫胜宽的一切,在他的大脑中不受控制地一遍又一遍描绘着,他这几天所谓的“观察行为”都有了合理的解释。或许,他在更早之前就已经注视着他了。


  崔韩率低头,宽大的裤子在胯下的位置有一丝不明显的凸起感,他自嘲地勾起一抹无奈的苦笑,脑袋向后摆动在门上泄愤似的重重撞了两下。


  “韩率?没事吧?”门外立刻传来夫胜宽担心的询问声。


  “......没事。”


  嘴上回答得镇静,崔韩率低头却看到了因为夫胜宽的一句话就被撑起得更明显的裤子。


  哈,崔韩率你真是疯了。



率宽篇END



  下一篇这篇all宽系列文就要完结了,最后一章 发咳咳那啥期会写澈宽,以及生贺的番外周日更新。

  谢谢给我评论、还有点小心心小手手的亲故,比心❤

评论(10)
热度(67)